uSens凌感科技:AR VR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于2013年在硅谷成立的凌感科技目前已在杭州、深圳和帝都开设分舵,是第一个在移动平台上提供三维手势识别技术,并将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技术与之结合的公司,志在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提供三维人机交互解决方案,并为VR与AR开拓全新的应用眼界。
这个创业小部落里有曾在英特尔、亚马逊、苹果等稍大部落里混迹过的斯坦福、常春藤、清华北大的各种PhD,现因志同道合一起研发一款革命性的VR+AR移动端头显设备印象湃,完美结合3D手势控制与6自由度头部定位追踪技术,佩戴时身体移动完全不受限制,让你体验独家原创的交互性最强的沉浸式“超级现实”体验,并在教育、医疗、娱乐、商务等多个领域探求虚拟现实的无限可能性。



因为uSens远在美国,tao酱并没有打算送我出国,所以AR酱以网络电话的形式对uSens的产品开发副总裁戎博士进行了采访,这位哈尔滨工业大学电子工程学士以及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曾经的苹果公司iPhone 6的硬件产品经理、亚马逊的硬件项目经理,以极其认真严肃的态度接受了我的访问。


AR VR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虽然uSens是一家主攻VR & AR 三维人机交互解决方案的公司,但我们的对话更多是围绕他们的产品 Impression Pi,这一款VR+AR的设备,今年上半年该产品在 kickstar上成功的筹得了30W美金,按照众筹的计划,他们将于明年第二季度发货。


用戎博士的话说,Impression Pi既是一款100%的VR眼镜,也是一款100%的AR眼镜,他们在设计这款产品时的构想是只要将AR、VR这两大端点实现,就可以在二者之间自由的切换甚至融合。虽然AR+VR眼镜让Impression Pi听上去像是某种功能二合一的感觉,但在凌感团队看来,这两种技术其实归根结底是一样的。


硅谷的土壤,让凌感团队能够与世界上最早一批做AR、VR的人交流沟通,对于技术如何发展他们有着深刻的洞察。

戎博士说,Ivan Sutherland作为公认的VR的发明人,也是AR的发明人,上世界六七十年代他所设计的显示设备“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实现了我们今天所说的很多VR和AR的功能,而当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则可以说是一款完全的AR产品和VR产品。同时在他发表的论文《The Ultimate Display》中就提到最终的显示要让用户无法区分现实场景以及虚拟场景,所以Ivan Sutherland当初所提出的是涵盖了AR和VR的显示技术。

到了90年代左右,大家开始把这个显示技术划分到具体的应用中场景中,信息展示为主的被划分为AR,而沉浸式全景则成了VR。近年大家对AR和VR融合成为Mixed Reality的呼声很高,大家相信融合将产生新的未来,不过在凌感或者更多的国外团队看来,MR已经不是“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概念了,它的范围更窄,可能更像Hololens概念视频中所展示的那样。

从具体的应用场景被划分,到最后使用场景的融合,在分分合合那些年中,我们能够感知到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社会生活的不断发展,我们对技术的理解和应用也在改变。

本着AR、VR是一家的心态,他们尝试能做一个更类似“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产品,回归到这些技术最初的状态,所以有了Impression Pi。


货币化能力目前取决于技术能力

然所谓的2016VR元年是真是假有待考证,但是因为货币化和盈利时间点更明确,大家对VR的热情明显高于AR。

戎博士举了两个例子。

明年推出的Oculus CV1他们在供应链上得知的数据是备货200w台,实际可能是300~400万台,而PSVR是100万台。作为基于游戏玩家的VR设备,因为有GTA和Halo这些大牌游戏陪跑,货币化不是问题,毕竟GTA想在24h内卖掉1500万是毫无压力的。

戎博士说,对于VR来说,延迟、输出、刷新这些都不算是技术挑战,真正关键的是头部旋转跟踪等交互,而这些工具包和核心算法都已经被Oculus开发的很完整了,因此内容开发者能很好介入,加快内容开发进一步促进整个市场的发展,就跟鸡生蛋蛋生鸡一样正向循环。

而以谷歌眼镜为代表的AR,产品虽然本身有十足的魅力,也有巨大市场,但受制于技术,当时显示方案功耗高,视场角极窄,虽然在医疗等领域能有不错表现,但是有限的使用场景和技术问题,让开发者对是否跟进犹豫不决,因此互相阻碍。

所以内容阻碍了AR、VR发展,说到底内容现在不能有突破,还是现阶段技术的问题。

对于大公司对开发者的扶持计划激励计划而言,戎博士认为把技术搞好,做出对开发者更有吸引力的产品、更友好的工具才是最有号召力的。

国内外公司的差异

凌感作为一家国际性的公司,而且位于传说中的硅谷,我们也很好奇对他们如何看待中国与欧美企业在VR/AR领域的发展。

戎博士表示试过大部分的头显,也从朋友们口中了解过很多最新的设备,但是无论是欧美还是中国,目前都没有完整的交互链,交互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欧美公司比较喜欢有明确的产品化和货币化的路线的。


而国内的企业产品在体验上与国外有一定的差距,但国内开发者具备先锋新锐的态度,即便大多数没有确定的货币化机会,但在逻辑上他们知道普通消费者有必要的体验需求,即使在技术和产品存在一定限制,但他们在框架内会去努力寻找相应的应用去适配这些产品,获取一些很好的VR体验,例如像暴风,“敢为天下先的心态很好”。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Valve Software
黑人类-专注于虚拟头盔游戏千款虚拟游戏下载 Copyright © 2015 京ICP备15015167号-1
本站游戏应用来源于第三方上传分享,版权问题均与我站无关。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